首页 > 正文

话说大明边城之十四:梵净山 锦江水 铜仁城

在线投稿  投稿信箱:trwz001@126.com 新闻热线:0856-5229326
时间:2013-02-05 11:47:24   来源:

贾平凹先生说:“铜仁之所以为黔中独美,美在有梵净山蕴蓄,美在有锦江水的茂润,活该是桃源的深处。”

诚哉斯言!

是的,说铜仁,就不能不说梵净山,就不能不说锦江水。

从铜仁出发,溯锦江而上,行约百余里,便到了中国五大佛教名山之一的梵净山了。

梵净山是著名的弥勒古道场,道场开山于何朝何代,现已难作准确考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梵净山道场的香火,在明代是最为旺盛的。

公元1413年(明永乐十一年)贵州建省,铜仁这片土地被纳入了中央政府的管辖范围。于是,“山连四府”(铜仁府、思南府、乌罗府、石阡府)的梵净山,也就直接进入了中央统治者的视野。当时中央的最高统治者朱棣(永乐皇帝),本来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但是当他皇位坐稳了之后,也迫切希望改变自己的形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朱棣在他的军师道衍和尚(姚广孝)的影响下,开始皈依佛祖,篤信佛教。“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佛教在全国一度盛行。史称“永乐初兴”。挟“永乐初兴”之风,梵净山道场的香火连续兴旺了一百多年,到万历年间进入鼎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播州之战”爆发了。

   “播州之战”是万历十八年(1590年)明朝廷为镇压播州(今遵义)土司杨应龙而发动的大规模战争,其主战场就位于梵净山周边地区。尤其在战争后期,杨应龙残部败退梵净山,占据寺庙与明军作最后对抗,结果是庙宇毁坏殆尽,一片狼藉,梵净山几乎陷入灭顶之灾。

   “播州之战”结束后,万历皇帝遵照太后懿旨,“以故天衰名山之頽,而赐以钦命僧妙玄重建金顶正殿,是为万圣临銮。”妙玄遵照皇帝钦命,亲临梵净山主持重开金顶,重建及新建金顶“天街”和包括“四大皇寺”在内的皇家寺院庞大建筑群,梵净山再度走向鼎盛。

梵净山是武陵山脉主峰。“武陵有五溪:雄溪、樠溪、酉溪、无溪、辰溪是也。……今考诸地志杂书,盖其源有出铜仁蛮界者,流经麻阳县南城为锦江者,名辰溪。”(《水经注》)

发源于梵净山南麓的大江和发源于梵净山东麓的小江,穿山越谷百里之后,终于殊途同归,在铜仁地面上合流为锦江(亦称“辰水”)。

在大、小江与锦江的交汇处,一方巨石(铜岩)拔地而起耸立于江心,砥柱中流。据传,元初有渔人从江底捞得三尊铜人,乃儒、道、佛三教始祖(孔子、老子、释迦牟尼)的铜像,人们将铜像立于巨石之上,遂有“铜人”之名。“巍然一石屹中流,谁立铜人最上头。”由于三尊铜人最先安置于铜岩之上,故元朝廷设置“铜人大小江等处蛮夷军民长官司”。明洪武五年(1372年),朱元璋颁谕旨,改“铜人”为“铜仁”。从此,“铜仁”之名一直沿袭至今。

   “三江交汇”的景观,“三教合流”的寓意,给铜仁这座古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也为铜仁这座边城增添了无限的诗意。

铜仁古称“五溪”,系蛮夷聚居之地,故又有“五溪蛮”或“五陵蛮”之称,由于地处边远,它一直被中央政府“边缘化”。直至元末明初,铜仁这片土地仍由土司统治,是没有“王化”的“化外之地”。

明永乐九年(1411年),思南宣慰使田宗鼎与思州(今岑巩)宣慰使田琛为争夺 “沙坑”(朱砂矿井)而爆发战争,史称“沙坑之战”。正是这场田姓两大土司的内战,为极具战略眼光的明成祖朱棣(永乐皇帝)提供了“改土归流”的绝佳机会。于是朱棣当机立断,以“思州、思南苦田氏久矣,不可以令遗孽复踵为乱”为由,派镇远侯顾成率5万精兵进行镇压,平息了“沙坑之战”並处死了田琛和田宗鼎。永乐十一年(1413年),朱棣宣布废除思南、思州两宣慰司,将其所辖之地分设为思南、铜仁、石阡、乌罗、镇远、思州、新化、黎平八府,由朝廷委派流官治理,并建立“贵州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十三布政司),使贵州成为了“国之一省”,由此揭开了贵州大规模“改土归流”的序幕,使贵州这片“化外之地”进入与中原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全面接轨的新时代。

贵州建省从东部开始,有一个由东到西的演化过程。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土流并存”(西部保留土司,东部则实行流官制度)的格局。所以,可以说以铜仁为中心的黔东地区,是贵州开“省”的发祥地。

铜仁地处川、湘、黔三省边界,是明朝时期的边境、边疆和边关重地,因此有“边城”之称。祖籍铜仁的大作家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所呈现的就是铜仁一带的民俗与风光。

   “铜仁是一边城,正因为偏僻闭塞,先世避秦于此,以溥避清于此,避秦有了中国人理想中的乐土,避清的茶园山庄还在,青史上就长存了不同流合污的典范。……那么,自然的生态的人文的铜仁卓然于世,游人怎不闻名而将至,财富怎不趋势而入呢?”(贾平凹《说铜仁》)平凹先生说得何等的好啊!

的确,秀美的自然风光与深厚的人文历史以及多元共生的“边城文化”,为铜仁文化旅游产业的率先突破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和无比广阔的发展前景。在各级政府的强力推动之下,近几年来,铜仁旅游已渐成火爆之势。梵净山、锦江水、铜仁城,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津津乐道,使越来越多的人趋之若鹜……

现存于梵净山老金顶,立于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的《重建梵净山金顶序碑》碑文曰:“此黔中间之地有古佛道场,名曰梵净山者,则又天下众名岳之宗也。……山连四府,当与国运俱隆。”

碑文所说四府,即铜仁、思南、乌罗、石阡四府,其管辖范围大致相当于今天铜仁市的区划地域。

四府“与国运俱隆”,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是在战乱不断的明、清及国民党统治时期,美好的愿望只能是愿望。只有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之后,四府“与国运俱隆”的美好的愿望才逐步变成了现实。

“照得铜仁府属梵净山,层峦耸翠,古刹庄严,为大小江发源,实思铜数郡保障。”(梵净山《禁砍山林碑》)

梵净山孕育了锦江水,锦江水孕育了铜仁城。名山,秀水,古城,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如此完美之组合,鬼斧神工,让人叹为观止。

呵,铜仁,这座崛起于大明王朝,屹立于武陵腹地的“边城”, 这片被三位“仁者”(孔子、老子、释迦牟尼)深深眷恋的土地,上有梵净佛光的笼罩与庇佑,下有锦江活水的滋润与缠绕,鸡鸣三省,风生水起,卓尔不群。承八面来风,迎四方来客,抱灵山之珠,享名城之誉,何其美也,何其壮哉!

相关热词搜索:话说 大明 边城

上一篇:话说大明边城之十三:南明永历王朝在贵州
下一篇:话说大明边城之十五:大明王朝与多彩贵州

分享到: 收藏
专题推荐

更多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