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话说大明边城之十:沈万三与贵州屯堡文化

在线投稿  投稿信箱:trwz001@126.com 新闻热线:0856-5229326
时间:2013-02-05 11:42:22   来源:

沈万三本名沈富,字仲叶,元末明初人。万三者,万户之中三秀也,故又称三秀,作为巨富的别号。沈万三是当时江南的第一富豪,“资巨万万,田产遍于天下。”由于沈万三富可敌国,富得连皇帝都红了眼,这就注定了他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在明洪武年间,沈万三连续三次遭到朝廷的沉重打击,最后终于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第一次是在洪武六年(1373年),当时,朱元璋已经定都南京,为了把皇城修得气派一些,他决定重建南京城墙。由于朝廷拿不出这么多银子,便拉沈万三赞助。沈万三十分豪爽,答应修筑城墙的一半。结果,沈家修筑的城墙比皇家修筑的城墙还提前三天完成,虽然立下大功,却大大地驳了皇帝的面子,使朱元璋心里很不高兴。心想你小子也太张狂了,在皇帝面前也不知道收敛一点,难道你不怕含口天宪的皇帝老子收拾你吗?然而沈万三却自以为得意,继续在皇帝面前摆富。他对朱元璋说,想再出3000万两银子,到全国各地犒军。这就犯了大忌,触动了朱元璋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你沈万三到底想干什么?想收买军队?军队乃我朱家王朝的命根子,岂容你沈万三染指?于是龙颜大怒,曰:“匹夫犒天下之军民乱也,宜诛之。”沈万三万万没有想到,花大钱却买了个杀头之罪。幸亏马皇后出面说情,沈万三才免了死罪,被发配充军到云南。“后谏曰,不详之民,天将诛之,陛下何诛焉。乃释秀,戌云南。”(见《明史·马后传》)。

第二次是在洪武十九年(1386年),沈万三长子沈旺的两个儿子沈至、沈庄因田赋获罪坐牢,沈庄当年就死于牢中。

第三次是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这一次是沈万三的女婿顾学文因“胡(惟庸)兰(玉)”案连坐,顾家及沈家近80人被杀头,可谓满门抄斩。

在中国史书记载的汗牛充栋的历史事件中,朱元璋与沈万三较劲的故事可能是唯一的大政治家与大商人争斗的故事。其结果,必然以至高无上的皇权胜利而告终。在朝廷三次重大打击下,富可敌国的沈家大厦轰然倒塌,终于灰飞烟灭。

关于沈万三生平以及在南京的经历,无论正史还是野史都不乏记载,但是他被发配到云南之后,却毫无记载。难道这样一个红极一时的人物,这样一个富可敌国的家族会凭空消失?如果没有消失,那么,这些沈氏后人现在在哪里?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越穷越光荣”的年代,没有人愿意与大地主、大商人沈万三扯上关系,因为那会惹来许多麻烦。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在当今物欲横流,以富为荣的滚滚红尘之中,在发展文化旅游产业成为大势所趋的背景之下,这个被逐出庙堂的大财主大商人,这个被称为江南首富、而且又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敢跟皇帝较劲的沈万三,突然一下子红了起来。江苏周庄和云南丽江不失时机地打出“沈万三”牌,宣称沈万三后裔就在其地域之内,于是周庄和丽江,不仅成功地跻身于全国名域名镇和旅游胜地之列,还赚了个满盆满钵。但是,周庄和丽江真是沈万三后裔的归属地吗?

1996年春,一本内部编辑的《沈氏族谱》面世,族谱记载,明洪武六年至二十六(1373年—1393年)沈万三主要生活在滇黔一线,其中在贵州生活了十五、六年。他的后裔主体就在贵州。这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沈万三后裔在贵州”的消息不胫而走,于是有了贵州平坝县天龙屯堡沈氏族长一行十一人赴南京秦淮的寻根之举。当时,一些媒体对“寻根团”的行程作了详细报道并大加渲染。在沈氏寻根热潮的推动之下,一些学者和研究者纷纷涌入贵州安顺屯堡地区,对屯堡文化作了大量的调查研究。《东方文化周刊》记者扎西刘根据他多年的调查研究,认定沈万三的次子沈茂藏身于贵州,并繁衍了后代,是沈氏家族后裔最重要的一支。《贵州日报》记者沈赤兵先生先后出版了《天龙秘史》、《沈万三的屯堡后裔》等著作,洋洋数十万字。

众位研究者认定“沈万三后裔在贵州”的主要依据是:根据地方文献《三迤随笔》和《张三丰文集》记载,沈万三与明代大将沐英素有交好。当年,朱元璋委任傅友德为征南大将军,沐英、兰玉为副将军,率30万人马征讨云南,沈万三出于保护子孙血脉的考虑,将其后代裹挟在沐英大军之中,随军南下到滇黔一带并隐姓埋名定居下来。当时,贵州尚未建省,所谓“滇”,是一个大的地理概念,因为在贵州建省之前,贵州云南统称为“滇”。扎西刘则进一步推断,沈万三在贵州的后代很可能就是他的次子沈茂,因长子沈旺及其后人先后遭到朝廷的算计,均已夭折。唯独其次子沈茂幸免于难而史料又没有记载。于是他得出结论,认为沈茂这一支在贵州的“屯堡”中被保存了下来了。前不久在南京召开的关于流行歌曲《茉莉花》的创研会上扎西刘曾当场出示“远在贵州屯堡的沈万三后裔当年从南京带去的、在贵州流传了600年的《洪武茉莉花调》曲本。”(见《炎黄春秋》2012年第2期)。据此种种,都说明沈万三及其后裔与贵州屯堡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正所谓“剪不断,理还乱。”

屯堡,这正是当时被媒体屡屡宣传和报道的南京遗民聚集地。据史料记载,洪武三年(1369年),朱元璋派大将军傅友德、沐英、兰玉率30万大军远征云南,“平南之役”后,明军开始在贵州一带大规模“屯田”,建立耕战一体的卫所。由于朱元璋非常看重贵州的战略地位,因此在贵州设置的卫所也特别多。“诸卫错布于州县,千屯遍列原野”,这是当年贵州卫所密集的真实写照。整个明代,贵州设置了30余卫,140余所,这些卫所绝大多数设于洪武年间。卫所多,屯军就多,明朝在贵州的屯军最多时达20余万户,近百万人。贵州平坝卫所初置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卫治就是今天的平坝县城。按照明朝的军籍制,屯军的军士必须带着家属一起走,在哪里戌守,便在哪里屯田。这就形成了贵州历史上最大一轮移民潮。因此,在贵州,便有了大大小小的屯堡。生活在屯堡内的人,学术界将其命名为“屯堡人”。因此也就产生了独具特色的“屯堡文化”。这一文化现象在安顺地区保存得最为完整。

屯堡文化是贵州神奇大地历经600年历史沉淀保存下来的一块文化品牌。早在《沈氏族谱》编制完成前,就已经享誉国内外。

100多年前,一位来自西方的传教士首先发现贵州屯堡地区令人惊叹的文化现象,并为居住在屯堡里的人们拍摄了一些照片,将他们称为“屯田凤头”。20世纪初,日本学者鸟居龙藏、伊东中太等先后到贵州安顺等地考察,他们听到当地人将屯堡里的居民称为“凤头鸡”、“凤头苗”,开始还误认为屯堡人是贵州的一种少数民族。其后,国内社会学家通过对屯堡现象的调查研究,最终认定这群与众不同者并非少数民族而是汉族,他们就是明代屯军的后裔。

凡到过贵州安顺一带屯堡的人,无不陶醉于那充满大明遗风的文化氛围。哪里的居民、语言、服饰、饮食乃至娱乐方式,处处透着奇特与神秘,令人产生无尽的历史追思。

安顺一带的屯堡,从寨墙、院墙到住房,清一色由石头修砌而成,让人领略到一种耕战结合的强烈自我保护意识。屯堡人以农耕为主要经济来源,日常生活中处处显现出稻作文化的特点。屯堡男人内穿白色对襟汗褂,宽脚长裤,外窧青布斜襟长衫。这套套扮,在下田劳作时,只需将下襟往腰间一挽,即可放开手脚干活。屯堡妇女装束为青布宽袖镶边大衣襟,配以黑布围腰,滚边绣花长筒裤、凤头鞋。这些服饰,都是当年明朝时期江南一带盛行的打扮。

屯堡人至今还保留着已经很少见的正月花灯社火和七月放水灯的习俗。那种面挂青纱、头顶面具、以征战沙场忠君报国为题材、唱腔高亢悲凉的屯堡地戏,就是当年大明朝南征军的军傩。军傩让屯堡人沉湎于老祖宗“插标为界,跑马圈地”的荣耀之中,被传承至今。安顺地戏已经被列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它同时也为屯堡人系明军屯军后裔提供了有力佐证。

贵州屯堡文化现象不唯在中国,即使在世界上也属罕见。在一个有着数十个民族居住的地区,在受独特自然生境与社会生境作用而形成的大杂居、小聚居民族分布格局下,一个种族竟然能经受长达数百年的岁月侵蚀,在与周边各族的日常交往中,既满足族际之间的往来需要,维持族群的生产与生活,又近乎完整地守持住自己的文化基因,这种所谓的“文化孤鸟”现象,除了贵州屯堡人,迄今还没有第二例。屯堡文化现象,被一些学者解释为:“回忆祖先的显赫军功,思念江南故士的明月清风;穿越时空而不改乡音、不改服饰、不改祖先崇拜心理,不改生死歌哭仪式。在大山的封存中,守持着固有的文化传统。”

600年来,沈万三在民间是一个传播符号。沈万三最后在贵州去世,理所当然就是贵州人。沈氏后裔最重要的一支现存在于贵州,这一论断也成为越来越多的研究者的共识,因此,沈万三与屯堡文化理所当然也就是贵州的文化品牌。尽管目前学术界对“沈万山后裔主体在贵州”这一观点尚有争议。但是,屯堡文化作为贵州历史积淀下来的重要文化遗产,它的原生性、独特性、神秘性、完整性都无可替代。它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对于贵州来说,都是一笔弥足珍贵的文化财富,即使不攀附其他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它同样也可以大放光芒异彩。

相关热词搜索:话说 大明 边城

上一篇:话说大明边城之九:明代帝王与梵净山
下一篇:话说大明边城之十一:陈圆圆香魂何处归

分享到: 收藏
专题推荐

更多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