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生命的长度——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候选人佘国权

在线投稿  投稿信箱:trwz001@126.com 新闻热线:0856-5229326
时间:2012-11-29 17:32:20   来源:

  佘国权,男,58岁,中共党员,大专文化,现为印江县刀坝乡双河小学教师、校长。

  从教40近年来,佘国权从一个毛头小伙变成了两鬓染霜的老人,他把自己的青春、热血无私地奉献给了大山。他爱生如子,资助贫困生;他爱校如家,改善办学环境;他盼望家乡改变贫穷落后,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在大山深处谱写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奉献之歌。

  他多次被乡党委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

  2007年获得香港主力电器在贵州设立的“边远山区优秀教师”称号;

  20114月获贵州省总工会“五一”劳动奖章。

  以校为家,孤身撑起一间学校

      刀坝乡大山连绵、沟壑纵横,距县城65公里,是典型的老、少、边穷地区。19541月,佘国权就出生在这贫穷落后的刀坝乡双河村,开始了他平凡而又富有的人生。那时村里没有学校,要爬坡上岭到4公里以外的乡里去读书。10岁那年的一天,雨过路滑,在回家的路上他不幸摔下山坡,造成左大腿骨折。那时候家里穷得有了上顿没下顿,无法给予及时治疗,让一个好端端的小伙子变成了走路一瘸一跛的残疾人。

      1972年,佘国权初中毕业回到生产队。当时双河有两个教学点,民办教师的报酬主要是生产队记工分。就在佘国权初中毕业那年,有一位民办教师不干了,眼看孩子们就要失学,大家就动员佘国权挑起这副担子。18岁的余国权从此走上了教学岗位。两年后,另一个教学点的老师也撒手不干了。那时找老师很难,一是文化人稀少,二是待遇极低。无奈之下,大队决定把两个教学点合在一起,佘国权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只要不让孩子们失学,再苦再累也值得”。余国权常常这样想。

      当时合并的学校是大队的一个养猪场,四面透风,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余国权争取大队的支持,把木房进行了简单的装修。他的家离学校只有一二里路,他以校为家,干脆搬到学校来住,孤身撑起了学校,使得学校的财产从未遭到过破坏和损失。2000年,余国权转为公办教师,随着工资的提高,他决定自己出资改善办学环境:投入1000余元平整了办公室,投入1300多元建了水池安装了自来水,投入600多元为学校安装了照明线路,还投人1200多元维修学校。现在,双河村教学点有三个复式班、一个学前班,学生25人,余国权一个人承担着四个年级的课程,工作的艰辛令人难以想象,但他的教学成绩多次得到乡教育办公室的表彰。

  资助贫困生,确保一个也不能少

      刀坝乡双河村地处偏僻,居住分散,全村只有6个组629人,是刀坝乡的一类贫困村,人均收入不到800元。佘国权一家四口人,两个孩子,爱人弱智并患有精神病,家庭负担可想而知。但他宁愿让自己的孩子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也不让一个适龄儿童失学。

      1977年,佘国权的民办教师工资仅有19元,但是双河组学生王旭的父亲患有癫痫病,哥哥又是聋哑人,一家五日人仅靠他母亲辛勤劳作维持,生活十分拮据,面临失学。佘国权上门做家长的思想工作,并承担了他小学阶段的全部费用。

      双河组三年级学生黄尚飞父亲外出打工受了伤,干不了重活,屋漏偏逢连夜雨,2005年房子又失了火,只有住在破草棚里。黄尚飞从学前班起就由佘国权资助。余国权不但热心资助贫困生,尽管腿脚不方便,他仍然坚持走村串寨认真统计文化户口,准确率达100%。

      40年来,余国权省吃俭用,把大部分收入用在资助贫困生上,据不完全统计,得到佘国权资助的贫困生达200余人次,资助金额近2万元。他的施教范围内适龄儿童入学率达100%。同时他的学生有30多人考上大中专学校,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岗位。然而,佘国权却愧对自己的孩子,愧对自己的妻子。为了确保贫困生入学,他几乎倾其所有。当自己的孩子考上高中后,他居然送不起他们读书,两个孩子带着父亲的怨恨加入到南下打工的行列。余国权更对不起他的妻子,他以校为家,虽然与家近在咫尺,却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照顾长期生病的妻子,只好让妻子跟着孩子们出去。

      佘国权钟情教育事业,他希望山里的孩子多学知识改变家乡贫困的面貌。学生余茂荣父母都在农村,送三个孩子读书,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余茂荣考上大学后,为了筹措上学费用借东家跑西家,佘国权从自己不高的收人中资助他500元,现在余茂荣已在省文化厅工作,余茂荣每次回家探亲,都要特意带礼物去拜望自己恩师。如今,佘国权在村里设了一个不成文的奖学金,只要村里的孩子考上高中,他每人奖励50元,考上大学每人奖励500元。目前,他已发放奖金3000多元。

  情系家乡,热心公益事业

      “人活在世上,要活得有意义,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为建设家乡出一份力”。余国权不仅常这样说,而且竭尽全力这样做。

      双河村教学点三面环水,平常是一道难得的风景。但是,每逢下雨,学生上学很不安全,余国权只好来到小溪边,一个一个地背学生过河。记得有一年下了一场暴雨,小河涨到了齐腰深,佘国权去背学生王光江时,一脚踩空被冲出去三四米远,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把学生推上岸,而他自己差点被洪水卷走。

      如今余国权已经55岁了,随着年龄的增大,加上腿脚不便,他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再这样背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他自己出资2000多元,村里组织劳力在学生过往比较多的小河上修建了一座长8米、宽15米的钢筋水泥桥,还在学生过往比较少的另一条小河上架设了木棒桥,现在,即使下暴雨,余国权也能勉强应付了。

      佘国权的两个孩子都已长大成人,然而他的家还是祖上传下来的百多年的破烂、简陋的老屋;在这偏僻、贫穷的农村,如果没有几间大房子,恐怕他们连对象都难找。但佘国权顾不得那么多,只要是公益事业,他毫不吝啬。他说:“我是一个残疾人,对社会没有做出多少贡献,党和政府给了我2000出的工资,我要尽我的能力支持家乡的公益事。今年,双江组有20户农户试种烤烟,然而,进村的公路破烂不堪,修烤烟烘房的材料运不进去,需要维修公路。佘国权二话没说,出资500元拉石沙铺路。进村的公路要过河,由于没有资金修桥,只能从河床过,村里在河里修一段拦河坝过车,余国权又捐了1吨水泥,只要是村里的公益事业,佘国权总是当作自己的事一样。前几年村里组织修公路,佘国权多次购买白酒和卷烟到工地去慰问。几个月下来,他花去了2000多元。村里修计划生育活动室,资金不足,佘国权主动捐赠500元。

  教育教学,围绕一个“真”字

      校园无小事,学生的思想品德及行为的发展更离不开一件件小事。余国权将日常生活中的小事作为养成教育的切入点,并突出一个“真”字,即“真挚”、“真诚”、“真实”。

      2009年3月18,我们一行人深入双河小学时刚好两点钟,佘国权正敲着上课钟。然而教室里的学生已坐正身子整齐地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声朴实,干净,毫无作秀的痕迹。这些年,我们常在山外走,一些学校上课前也有唱歌习惯,当唱到这首歌时,个别调皮的学生往往阴阳怪气,个别学生甚至篡改歌词,极不严肃。与此相比,佘国权和他的学生流露出的是对“共产党”、“新中国”一种真挚的情感。

      “歌是用来唱,用来振奋精神、凝聚力量、抒发真挚情感的”佘国权说。教这首歌时,他联系自己受党的恩泽的一生;联系学生教科书全免,公用经费的发放;家庭农业税的全免,农村医保的实施。循循善诱地启迪学生,逐句讲解共产党一心为人民的崇高和伟大。

      “感情真挚,待人真诚”是佘国权德育工作的重点之一。由于条件的原因,余国权一人负责双河学点的教育教学工作,他上四个年级的各门功课,即:学前班、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也就是众所周知的复式教学。一间教室,两块黑板,每节课,余国权先给一个年级上10分钟后让学生做作业,然后给另外一个年级学生上课。而好动,好打闹是学生的天性,如果引导不当就会造成班级混乱,胆大的孩子便会偷偷“越界”到另一个年级捣蛋。要管好纪律,就要规范学生的行为,就要教会学生学会做人,最重要的是培养学生要“真挚”“真诚”,佘国权秉承着“要成才必须先成人”这一办学理念,由此提高了学生的思想觉悟,提高了学生的分辨能力和抵制不良风气的免疫力。为了使德育不流于形式,不空洞说教,他特邀了学生的父母来校讲课,讲解如何节衣缩食,如何把孩子培养成人的艰辛历程;特邀退伍老兵讲艰苦朴素的光荣传统,讲对朋友、父母真挚的情感和对人的真诚等等。真实的故事、朴素的语言、感人的情节、生动的形式,在学生的心中产生了震撼和共鸣。小事点点滴滴,却使德育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学生们纷纷表示要认真学习,遵守纪律,爱护、关心、帮助他人,真诚待人,孝敬父母,回报社会。孩子们自觉地遵守了纪律,大家团结互助形成了一个上进而和谐的班集体。这种求“真”德育的成效,在佘国权外出开会时,更能体现出来。没有老师“监视”,高年级成绩好的学生自觉真诚地辅导低年级的学生。整个班级做题的做题,看书的看书,画画的画画,没有出现相互打闹现象。

      当询问佘国权教过的学生时,我们确实触摸到了学生的那份“真挚”、“真诚”、“真实”的心灵。学生余茂艳、佘红艳,他()们质朴的眼神,纯净的心灵,优异的成绩,让我们感叹,引我们深思。对于佘老师和他的学生,我们只能用当下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纯粹”。

  人们都说:“他教的学生最好教”

  在余国权的抽屉里有一个“帐本”,里面储蓄着学生的好人好事以及文明行为。余国权便是这个文明“小银行”行长,他“免费”给每个学生“开户”并储蓄60元。当学生做了好人好事,或自觉地履行了文明行为条例,他就给他存人虚拟的5元钱,反之,违反了文明行为条例中的一条,就会从他的帐户上“支出”5元钱。当然,在帐本上内容摘要栏要作详细的记录。每周的班会课上,由“小行长”佘老师宣布各人帐户的余额。期末对于存“钱”多的学生给予表彰。这样的创新管理方式,效果如何呢?   

  “从管理区下面升到刀坝小学读书的学生,佘老师教的学生是好的,成绩和品德都好,好教!”这是刀坝小学安建萍老师如实向我们叙说。

      刀坝小学杨敏老师说:“佘老师和我们相处得都很好,他任劳任怨,他教的学生不错,作业也完成得很好,也特遵守纪律。如果说,他带出的学生某一届,某一班好,说明有运气成分,而他带的学生都好!”刀坝小学校长张金祥说:“原来设教学质量奖时,佘老师教的一、二、三年级都能获奖,这与他辛勤的工作是分不开的。”其实,佘国权带出好学生,除了在德育方面做得好以外,还有他的另一招,那就是他认准的好学生,用学生教学生。这方法既弥补了复式教学中不能面面俱到的环节,又培养了学生的口语交际能力,思辨能力。又能巩固旧知识。也能增加学生之问的友谊,让他们尝到帮助人带来的乐趣。

      我们又分别问了双河小学升入刀坝小学读书的王兰芬、王遵成以及升入初中成绩在同年级中一直领先的佘茂艳等学生。他们都认为,佘老师为人很好,也很辛苦,是一位值得一辈子尊敬的老师,他自己腿脚不便还背人过河,因双河小学只有他一个老师,他外出开会耽误的课程,常常在周末免费补课,尤其教育他们“要做好人,不去干坏事”。我们又和乡民谈起了佘国权,他们都是赞口不绝。

      40年来,佘国权就这样默默地支撑着双河的教育,他的名字在山外确实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他无私地在山区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忠实地履行一个共产党员尽心尽职的职责,让人肃然起敬。

      透过山区教育,我们看到了一些老师人格的力量和灵魂的光芒,当规模化集中办学的脚步逐渐临近山区时,我们再回头看看从解放后到现在,那些在风雨中艰辛地承担教学重担,默默铸就高尚师魂,铸就着美好明天的老师们,他们是大山的脊梁。当2007911日余国权老师获得香港主力电器在贵州设立的“边远山区优秀教师”称号时,省领导龙超云接见了他。然而他回来时,将所获得的3000元奖金全部用在了学校建设上,2008年又拿出1000多元工资修缮凝冻时压坏的学校屋顶。

      如今55岁的佘国权老师已是接近退休的年龄,而他却仍然辛劳、敬业如初,他仍然默默地蹒跚在山路上,延续他默默奉献的人生。

相关热词搜索:佘国权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黎妲:在山村播洒希望

分享到: 收藏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