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汞矿赤子张亚雄

在线投稿  投稿信箱:trwz001@126.com 新闻热线:0856-5229326
时间:2012-04-01 11:57:25   来源:铜仁网

他做事严谨、一丝不苟,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他下过岗、打过工、创过业,他一生与汞相伴,他就是全国劳模张亚雄。


全国劳动模范张亚雄

张亚雄,现年58岁,大专文化,化工高级工程师,原贵州汞矿科研所副所长,现万山区红晶汞业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从事汞及汞系列的生产、科研工作三十余年。曾先后在国家和省部级科技学术期刊上公开发表论文14篇。2010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2012年当选贵州省第十一届党代会党代表。

下岗

2001年10月16日,素有中国“汞都”之称的贵州汞矿,因资源枯竭进入国家政策性关闭破产程序。张亚雄与汞矿人一样,对具有600多年生产历史的贵州汞矿轰然“坍塌”既感到痛心,更对自己今后的生活出路感到茫然。

“五个一批”的安置方式。张亚雄知道自己除了汞工业相关知识及机电技术身无旁技,根本不能作为“移交地方”安置;退休吧,自己还远远未到退休年龄;进入托管中心,自己却成了“待业人员”;买断工龄吧,又意味着失业;参加社区服务管理局招考……张亚雄明思苦想着。

汞矿关闭破产势在必行,以汞工业为事业,靠汞矿生活的工人们面对这种形势无所适从,他们纷纷看向像张亚雄一样的中层干部,等待着他们的抉择。张亚雄前思后想,他认为自己是科研所的一个“头”还是一名共产党员,如果自己不带头,怎能搞好汞矿的关闭?怎能取信于职工?10月底,张亚雄带着一同在贵州汞矿科研所工作的妻子,拿起“贵州汞矿职工一次性安置表”,果断的买断了工龄。为贵州汞矿破产安置工作铺开了道路。

张亚雄回忆起自己买断工龄下岗时的情景感触颇多,他说:“当时我和妻子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妻子常常在我耳边说,活不出头了,要流浪街头了。每每看见妻子偷偷的哭泣,我感觉更多的是愧疚,我认为我应该给她幸福。”

打工

下岗后的几天,张亚雄看着自己在汞矿获得的荣誉证书,让他想起了自己在汞矿工作地点点滴滴,他不甘心自己热爱的汞科研事业就此终结。看着妻子时常以泪洗面他不相信这就是他们的未来。

2001年的冬季,万山比较寒冷,树梢上挂着晶莹剔透的冰凌,张亚雄带着自己的梦想,揣着妻子的未来,拿着自己汞矿科研及机电维修等证件,踏上了南下海南打工之路。

到海口没几天,张亚雄就在海口一家机电制造厂上班了。由于张亚雄懂机电方面的知识技能,机电制造厂老板以3000多元的月薪录用了他,这是张亚雄在汞矿关闭前十倍的工资。不到两月,张亚雄就给家里汇回了6000元钱。

老板对他的器重,同事关系的融洽让张亚雄很满足,但没多久,张亚雄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他离不开汞,离不开朱砂,离不开矿山,他应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在从机电制造厂同事那里得知四川省炉霍县产汞矿的消息后,他便辞掉了工作,来到了四川省炉霍县旦都乡旦都汞矿,从事汞矿的技术工作。

张亚雄到旦都汞矿找到了他喜欢的工作,但他很难适应这里的高原气候,每天都头昏脑胀、胸闷气短,在加上特别想念家人,工作了半年后,他毅然离开了旦都,回到了家乡万山。

在谈到外出打工的经历时,张亚雄自信满满地说:“当初我外出打工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想去学习企业的管理经验,然后自己创业,发展汞业,事实证明当初我的选择是对的。”

在我们提及他外出打工是否想念家人时,他顿时有些腼腆,他说:“当然想,我都是通过电话联系家人,有时5、6天打一次电话,有时10来天打一次电话,了解爱人下岗后的思想动态,汇报自己的工作生活情况,问问爱人、孩子的生活情况。”

相关热词搜索: 赤子

上一篇:钱建英:热心为群众服务 踏实为群众办事
下一篇:刘凤仙:迎难而上永不言弃的女企业家

分享到: 收藏
专题推荐

更多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