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及民国前社会贤能】周锜


周锜(1824—1889),字以湘,号梦之。印江县人。晚清著名书法家,历官直隶州使职、知府, 湖南盐运使,广东军火局总办,南澳海防同知等职。

周锜5岁随父自县城回家,行至城北枫香咀“恒生客栈”,疲惫至极,便上榻小憩。梦见一身 材伟岸之人飘然而至。此人袒胸露臂,宽嘴短须,暴睛竖眉,额头突出如一只角,形象怪异。指着 周锜道:“你怎么在此睡觉?快快起来回家念书!今天我送你兔毫一支,将来你定是造化无限。只 是日后高中,不要辜负了我!”周锜一觉醒来,将梦中情景说与父亲及同栈休息的客人听,众人甚 觉奇怪,纷纷说是魁星驾临,往后考场定然一路通途。周锜父亲笑道:“要是真应验了,当在此修 阁纪念这位神仙呢!”

清道光十二年(1832),适逢学使到县主考,周锜应童子试,录为秀才。其父周信尊未食前言, 于次年春顾请工匠于枫香咀建造塔一座,命名“文昌阁”。塔既成,周锜撰文作联,镌刻于塔上。

周锜取为秀才后,入安化县学。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考取拔贡生,保送进京入国子监。后 经朝考授直州通判,旋以本班职分发湖南保甲局。时逢捻军起义,周锜奉湖南巡抚骆秉章之令,招 募湘兵3000余人,随刘徽曙转战湘蜀间,骁勇善战,屡立战功,解来凤、开州、万县之围,克大 竹、温塘井等地,举荐为道员。后因部下与驻川中萧军冲突,致萧部死伤多人,被四川巡抚刘霞仙 奏劾降为知县。周锜不悦,乞假省亲,为母祝寿,离开刘军。

清同治四年(1865)夏,周锜由川入湘,途经夔州,应湖南提督鲍超聘为军佐,为其主掌文案 诸事。周锜随鲍超率“霆军”驰骋疆场,屡建功勋,声名大振。是年12月,鲍超克嘉应州,俘义 军数万。鲍超欲坑杀降卒,周锜力谏“古来杀降不吉”,义军死里逃生。

次年,鲍超上奏朝廷,为周锜表功请赏。清廷授直隶州使职,赏戴花翎,加授知府衔。清同治 六年(1867)正月,鲍超与刘铭传所率淮军在湖北尹隆河夹击捻军获大胜。周锜因军功以知府补 缺,后又以道员职重用,旋改授湖南盐运使,赏三品封典,并封赠三代荣禄大夫、一品太夫人。

不久,周锜父亲去世,周锜卸职丁忧,寄居武昌,终日徜徉于荆楚大地山川河流间,怠于仕 进,而以诗书唱和应酬消遣。后因夫人何氏劝说,复入京,得知府衔。清光绪四年( 1878)改授广 东军火局总办,岁末又被委任新香各海口洋药总办,仍兼管军火局事。

清光绪六年(1880),周锜因秉公办事,违忤两广总督张树声,张奏请朝廷贬抑,使其赋闲两 载,薪俸丧失,几致断炊。清光绪九年(1883),周锜旧交倪文勤出任广东巡抚,遂提拔周锜任南 澳海防同知,直至寿终。

周锜生性傲上,鄙视权贵,不为利倾,不为势屈。在其任新香各海口洋药总办期间,一次带兵 巡海,查获一洋商偷运大宗洋药,洋商便请该国驻广州领事出面交涉,意在索回被查缉之洋药。总 督张树声为取悦洋人,欲将所缉洋药悉数发还,并要撤掉参加查缉的官兵的公差。周锜据理以辩, 拒不退还,并当众指责张媚外崇洋,巴结外人,有失国体。

周锜受任南澳海防同知次年端午节,有一开往上海的外国商船途经此地海域失事,该岛渔民纷 纷施救,帮助打捞海上漂浮货物。嗣后船主不但不念拯救之恩,反诬渔民乘危抢掠。周锜严词斥责 船主的负义行为,船主理屈词穷,只得悻悻离去。不料半月后,忽有一着五品冠带,手持闽粤两督 公文、自称代表船主之人,前来向周同知报案,要求渔民赔偿船主数万两。来者傲慢恣狂,语意甚 骄,立于公堂而不跪。周锜前气未消,今又见一个狐假虎威的奴才来替洋人卖力,不禁勃然大怒, 便喝令衙役摘下他的官帽、剥下他的官服,挟持其下跪公堂,以灭其威风,扫其奴气。来者仍咆哮 不巳,周锜将杖重责,囚之于狱中。不久,两督公文又至,不问是非,令即开释被羁押之人,还要 渔民悉数赔偿船主,以免生大祸。周锜不齿两督之言行,固不奉行,宁愿拼去一官,也不忍岛民枉 赔。来者见周锜矢志不渝,两督之威令不及于彼,巳是索赔无望,遂放弃赔索,告官求饶,方得脱 身囹圄。渔民感激不尽,纷制牌伞致送,以表谢忱。

周锜一生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帝,从戎、为宦数十载。无论身处何境,但有闲暇,便手不释卷,操翰不已,终成一代书法大家。

周锜书承王、欧、赵诸字意韵,用墨轻盈、干练骨劲。其字六书俱涉,尤以行草、楷书最为见 长。同治癸酉科印江举人周西铭评以湘字“深沉处似徐季海,豪迈处似米襄阳,疏宕处似苏子瞻, 圆润处似颜鲁公,瘦劲处似柳诚悬。其神味渊永,局度雍容又似赵子昂、董香光。然其根柢则一本 二王又加以上下千古之云耳。”

清光绪三年(1877),周锜第二次进京候缺待官。一日,西宫太后慈禧太后传旨召见周锜,命 周锜书“凤楼金阙”四字,得到太后连声称赞,即令赏赐。

周锜所到之处,求字者盈门。当时,两湖、两广、闽、浙诸省慕名求字者络绎不绝。有的说: “没有周字的人家就算不得书香之第。”还有不少大家闺秀更是声言:“不得周锜字不嫁人。”以湘 女儿出嫁时,不求更多的嫁奁,只愿父亲书字一箱,以作“金不换、无价宝”之永久纪念。其字常 出没于典当之所,或于市鬻卖,一副对联须银千两,然米珠薪桂,若闻有人出售,即为人争购而 去。今长沙地方尤有以“以湘”命名的墨庄,专售“以湘笔” “以湘墨”。

周锜除精于书法之道外,还工诗善画。著有《弃不尽斋》诗稿八卷,未能付印即已散佚。

清光绪十五年(1889)十月十五日,周锜卒于广州,追赠为正二品资政大夫,光绪帝特准旨回 籍安葬。时以湘长子汝升已殁,次子汝政,为光绪丙子科进士,续官于粤,加封正二品钦授虎门海 关总监。光绪帝以其责重,不许乞赐丁忧,乃函命承重孙树伦往扶榇归葬,择穴于老宅右后山,封 砌有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