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党政军人物】滕久荣


滕久荣(1925—1949),松桃县冷水乡渠崩人。

滕久荣自幼读书勤奋,善绘画、雕刻,对文学作品有浓厚兴趣。民国32年至民国34年( 1942?945),先后考入榕江国立贵州师范附中、都匀炮兵学校和重庆蜀都中学高中读书。在国共 两党斗争激烈和学生运动风起云涌的现实面前,他逐步认清了形势,参加了 “反内战,反独裁”示 威游行,发表“内战蔓延,国运飘摇,叫人如何安心读书?民主沦亡言者自杀,读书安能救国?” 的言论,号召同学们发扬“五四”和“一二 •九”学生运动的光荣传统,“不做绵羊,要做醒狮”。 在蜀都中学地下党的关怀下,熟读了《大众哲学》《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等书籍,与进步同学 孙善述、周知群等建立友谊,结识《新华日报》记者张子英与地下党刊物《活路》的编辑张立。 在中共四川省委成立的重庆市“市抗联”校际组织的领导下,滕久荣机智地完成了去中正中学、重 庆高商和护士学校串联的任务,并报名参加宣传队,上街发表演说,积极投身反日抗暴运动。

1946年7月,滕久荣接受川东地下党指示,由重庆回家度假,了解在家乡建立革命根据地的条 件。次年7月,滕久荣以高考复习为名,回松桃开展革命活动。回家后,做通了父亲滕玉峰和哥哥 滕久光的思想工作,在冷水小学教书,为革命活动作掩护。民国36年(1947) 12月,中共黔北特 委成立。民国37年(1948)春,特委派周知群到滕久荣家中听取汇报,4月,中共冷水党支部成 立,周知群任支部书记。为了有力地开展城乡的联络活动,滕久荣转到县城德才小学任教,他在冷 水教员的位置由周知群接任。5月,冷水乡选乡长,经滕久荣和滕久光在县乡多方活动,滕从戎 (地下工作人员)当选乡长,旋即改组乡警卫班,借以加强冬防为名,从县政府领取步枪15支、手 榴弹6箱,装备起以滕代和为首的一支30人枪的武装队伍。

滕久荣在德才小学任教不久,发展了松桃中学教师吴恩楠、吴正林参加地下活动。民国37年 (1948)秋,滕久荣谋得县教育科督学职位,以视察学校为由,与吴恩楠多次深入苗区,发展了平 茶小学校长田逢春(苗族)和教师田家乐(苗族)为革命力量,抓住当时道水苗寨发生两起农民 抗丁、抗粮斗争的时机,布置田家乐在苗族青年中深入发动、秘密号召典田卖土,购买枪弹,组织 一支十多人枪的武装力量。是年初冬,滕久荣通过田家乐,动员盘石乡乡长麻春荣(苗族)参加革 命活动,并派田儒成(苗族)到乡公所任主任干事,把盘石乡实权抓到手,建立了以唐金五(苗 族)、滕树清(苗族)为骨干的第三支武装队伍。滕久荣在视察孟溪小学时,发表了《人民的解 放,靠自己组织起来斗争》的演说,引起了女教师杨正薪的共鸣,后来,两人成了志同道合的 战友。

1949年1月初,滕久荣经周知群、董啸嵋介绍,黔北特委副书记宋至平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 党。18日,宋至平在石梁乡张晏卿家主持召开了松桃、印江两县地下党骨干会议。成立了中国人民 解放军黔东纵队,下辖5个支队,宋至平担任纵队司令兼政委,滕久荣在司令部协助宋至平工作, 会上拟定了武装起义计划。2月,由于形势突变,纵队决定提前起义,滕久荣和吴恩楠、杨正薪等则日夜刻印起义文告、书写标语、拟定联络信号等。后因情况变化,前后三次武装起义计划均流 产。此时,松桃县政府在全县城乡张贴了贵州省政府对滕久荣等人的通缉令,致使他一家老少被迫 转移到四川省秀山县梅江。滕久荣和周知群等会晤,为配合湘西一带的武装行动,决定重整力量, 组织暴动。亲自去甘龙争取曾派人暗杀过国民党松桃县党部书记杨秀成的陈策。因陈策巳得到新任 松桃县长杨化育的赏识重用,滕久荣被遣送出境。于是滕久荣回到秀山县城,住在滕传玉家,时值 秀山城内恐共反共宣传,听后十分愤慨,连夜刻印了共产党的“约法八章”,叫滕传玉秘密散发, 驳斥国民党制造的可耻谎言。

民国38年(1949) 4月初,有人给滕久荣传来消息,松桃、秀山等地军政机关巳接到上级公 文,要对松桃地下共产党和黔东纵队的负责人严加缉捕。是月,松桃县长杨化育也下达了 “就地格 杀,砍头报功”的手令,派便衣特务四处侦缉。5月,刚出狱不久的杨正薪十分挂念滕久荣安全, 当她得知滕久荣在梅江的下落后,就与母亲前去看望。殊不知,她母女刚走到松桃北门,就被县政 府秘密科员杨文均看见,立即报告杨化育,派特务组副组长李景文率领便衣特务跟踪。26日上午, 滕久荣在秀山楠子坪刚送别父母和杨正薪,杨化育派遣的8名特务,巳在楠子坪布下暗哨。早饭 后,从德江回来的滕老黑给滕久荣带来了滕从戎的信,信中简要谈了大军过江、南京解放、党中央 决定进军大西南的消息和上级对地下党的工作重心应由农村转入城市,开展护厂护校和保护国家财 产的指示。滕久荣看毕信,狂喜不巳,不禁振臂高呼:“啊丨天亮了丨”呼声刚落,几名特务突然破 门而入,黑森森的枪口对准了他们,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滕和清等顺手提起坐椅,一齐砸向敌人, 接着分头外冲。转眼间,滕久荣身中一弹,刚跑到门外小溪时,被几支枪集中射击,又身中数弹, 倒在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