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解放铜仁城战役

在线投稿  投稿信箱:trwz001@126.com 新闻热线:0856-5229326
时间:2014-07-17 13:49:16   来源:

解放铜仁城战役

五星红旗在铜仁飘起的时候 ——铜仁解放纪实

一、组织游击武装 1948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开始由战略进攻逐步转向战略决战。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期,铜仁地区境内党的各个地下组织为适应革命形势发展需要,发动群众组织游击武装,为配合人民解放战争,牵制敌人,争取本地解放展开了激烈的武装斗争。 是年1月,中共地下组织黔北工委在德江成立,负责黔东北地区的组织发展和武装斗争。3月,中共思南地区总支委员会建立,随即实行党员划片负责,在塘头、尧民、芭蕉、邵家山等地,发动贫苦农民参加游击武装,开展抗兵、抗粮、抗捐运动。9月,中共思南地区总支委员会组建游击队,朱开阳任队长,朱俊任副队长,朱亚任政委,安熹任副政委。游击队建立之初,党总支贯彻党的统战政策,号召党员利用一切关系,争取国民党地方武装起义,扩大人民武装。根据这一号召,朱亚、邵冠群、朱开阳等利用关系争取了震武、四维、允文等乡武装加入游击队。是时,黔北工委联络员先仲虞利用关系安排张楚材到江口任保警队长,策动拖枪,后因人事变动未能成功。9月上旬,中共黔北工委书记张立到德、凤、思、铜、松、江、印等县了解情况,制定了各县作战路线图(此图原件存重庆市博物馆),组织宋至平、先仲虞、张春涛等加紧拟订武装起义报告。随即张立派冉容打入毕节保安第五团搞军运,明确具体主持黔北工委工作的宋至平率张春涛、张蜀伦、董啸嵋到中共松桃冷水支部协助工作,进一步发动群众,组织地下武装,先后建立6个武装据点,至此松桃西区的冷水和松桃东区的盘石两个乡政权已被中共冷水支部全部控制。 1949年1月,宋至平在石响召集会议,筹备武装起义,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纵队正式成立,宋至平任司令员兼政委,隶属中 共黔北工委领导。下设5个支队(以单号编列),即松桃石梁和四川秀山云隘的武装编为第一支队,支队长张晏卿,政委张春涛;木黄武装编为第三支队,支队长严培安,政委周知群;松桃冷水、乌罗的武装编为第五支队,支队长滕从戎,政委滕久光;松桃平头、普觉和铜仁牛郎、沙坝的武装编为第七支队,支队长白凤山,政委张嗣麟;松桃东区和湘西边境的苗胞武装编为第九支队(后改称边胞支队),支队长石锦成,政委董啸嵋,参谋长田家乐。全纵队共有武装253人。 石响会议之后,黔东纵队发布了《告工农同胞书》和《告苗胞书》等文告,提出了打倒国民党、打倒蒋介石,反对拉兵派款,实行开仓济贫等口号,共策划了3次武装暴动。当时,由于斗争经验不足,行动计划过早暴露,均未成功。第三支队长严培安及其妻田碧霞、警卫员田茂光等在其间惨遭杀害。事后,各支队分散在各据点展开搅乱反动统治秩序的斗争。其中第五支队在攻打松桃县城的暴动失利后,被县民卫总队200余人枪的突然袭击,遭受严重损失。纵队司令部滕久荣、第五支队政委滕久光被迫率部分人员转移到秀山梅江一带活动,该队4月29日正准备从梅江楠子坪转移时,被松桃特务突然袭击,滕久荣身中数弹牺牲,游击队被迫分散行动,其中董啸嵋带领边胞支队转移湘西,随后在沅陵西与国民党宋希濂部激战七昼夜,继而又与“湘西事变”总指挥龙高如联合作战,打击国民党部队。 1949年7月,思南游击队扩编为游击支队,支队长邵冠群,政委朱亚。下辖5个大队,拥有400余人枪,采取“小股集中,大股分散,夜间集中,白天分散,战时集中,平时分散”的办法,不打旗号,积极开展武装斗争。 是年初,中共贵州省工委成立,原黔北工委领导张立、宋至平均到省工委任职,于是7月指示仍在黔东北地区负责党的地下工作的先仲虞、刘学礼,组织成立了中共黔北特别支部,支部活动与宋至平单线联系。根据省工委指示,黔北特别支部一面筹集土特产运重庆出售转购枪支,一面深入发动群众,扩大农民武装。其间共组织了10多个“三抗小组”(即抗丁、抗粮、抗税),以人手一把杀猪刀为武器展开革命斗争。8月2日,宋至平、张春涛在贵阳被捕。特别支部在与省工委中断联系的情况下,先仲虞、刘学礼、林茂德、周知群等在打磨溪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继续扩大武装斗争。首先根据党的统战方针,说服了凤冈地方势力头目李明吉和曾任过国民党军队营长的吴卫群参加游击队,增强了游击队军事力量。随后利用国民党部队在湄潭招兵之机,特别支部派刘学礼、林茂德等人率游击队一个营到湄潭国民党部队佯装当兵进行拖枪。这次行动明的以李明吉、吴卫群带队,暗的却由刘学礼、林茂德、周知群、张蜀伦等共产党员插入连队组成临时党支部,负责领导这次拖枪暴动。10月6日,李、吴率队到达湄潭,通过关系编入练可白团三营,任命李明吉为营长,吴卫群为副营长,刘学礼任营部书记官。该营共配发步枪50支,每枪配发子弹100发,吴卫群与该部李副团长是故交,借得短枪1支。11月1日,吴卫群到团部开会,通知全团次日去遵义,吴回营传达这一决定。刘学礼、李明吉有事去永兴未归,时间紧迫,林茂德主持召开了党支部紧急会议,决定当晚10时举行暴动。10时正,全团正在酣睡,三营即拉出营房,暴动拖枪成功,顺利出城,无一伤亡。 拖枪部队返回德江途中,在湄潭流河渡袭击了乡公所,缴获步枪12支,手榴弹40枚;在凤冈焉家桥伏击国民党三十九军军车,缴获步枪7支。第二天,部队到达德江覃家湾,中共黔北特别支部决定这支武装正式定名“黔北游击队”,有队员150余人,长短枪60余支。此时传闻思南县县长李剑青,德江县县长戴郎星由省返县,必经七星场,游击队当晚奔袭七星场和复兴乡公所。此时先仲虞带领黔东纵队部分队伍前来接应,两队人马会师后到达煎茶。当得知国民党保安第八团由思南去遵义的消息后,于11月4日在其必经之地凝板垭设伏。枪声从凌晨打响,整整激战一天,毙伤保安团官兵16人。傍晚撤出阵地,集结在德江轿子顶山间休整。此时,德江县参议员李如桃,大兴乡长朱阁臣,复兴乡长唐大典,各率数十人枪前来参加游击队,黔北游击队迅速壮大。为适应解放形势发展,经先仲虞提议,支部决定黔北游击队改为黔东北游击支队,李明吉任司令,先仲虞任副司令,刘学礼任政委,吴卫群任参谋长,下辖3个大队,共780余人。 在此期间,铜仁籍中共党员马元熊在南方局的指派下,为迎接铜仁解放,先到大硐喇汞矿发动工人,组建工会,从事反蒋宣传。随之与段友萍、谢士彦、陈建华等分别到大兴、川硐、铜仁矿务局等地开展策反工作,组织武装力量,策划武装暴动。 各地游击武装的建立及其艰苦斗争,有效牵制和打击了境内敌伪武装和一切反动势力,为配合人民解放军顺利入境,迅速摧毁国民党反动政权,实现人民解放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夺取全境解放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成功,随之迅速向南推进。境内各级国民党地方组织为抵抗人民解放事业,维护国民党的垂危统治,展开了异常凶狠的“反共救国”活动。7月中、下旬,境内各县均成立“反共救国动员委员会”,编制反共“应变计划”,大肆进行“反共”宣传,教唱反共歌谣,公开叫嚣“效忠党国,光复黔东”,企图作垂死挣扎。 9月上旬,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联络处派中共地下党员杨天源、侦察员易华轩先期来到铜仁侦察国民党的兵力部署,时任铜仁县商会会长、进步人士邓恕高秘密联系县副参议长蒋德铭,向解放大军提供了敌人在铜仁的全部兵力部署情况,为解放军迅速攻占铜仁掌握了详实的军事情报。 在人民解放军入境前夕,国民党铜仁行政督察区专员杨化育为扩充部队,构筑防线,阻止人民解放事业,将其保安司令部扩编为贵州省第六军区司令部,杨本人兼司令及前敌指挥官,提拔欧阳德为少将副司令兼前敌副指挥官,共组织反动武装2000余人,疯狂组织各县实施“反共救国”活动。正当他们的“反共救国”武装及“应变计划”仓猝运作时,解放大军已逼近区境,于是各地国民党组织及其政府转而推行“走光、搬光、烧光”的三光政策。玉屏县党部、县政府在解放军到达之前组织炸毁了七眼桥、三家桥、长岭桥,并烧毁了火神庙、黑神庙、镇屏山等处的粮食仓库和平溪镇公所、新店分公所房舍。是时,大部分县党政要人分别逃窜于农村和外县,有的与国民党军事残余纠合在一起,有的与地方土匪相勾结,继续负险顽抗。 11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十七军五○师一四九团突破国民党三二七师防线,首先攻占玉屏,歼灭了驻防玉屏九八一团的1个连,宣布玉屏解放。随之,进驻玉屏的一四九团团长陈占英遵照中央指示和上级部署,派出二营四连进驻万山,保护汞矿,恢复生产。与此同时,二野三兵团十军二十八师经湖南凤凰县逼近铜仁。当先头部队抵达大兴场时,铜仁县的国民党军政人员和保安团已全部撤离铜仁。是时,邓恕高紧急召集商会开会,决定派人向解放军送信,一则转告铜仁情况,二则表示迎接解放军入境。11月11日,十军二十八师在铜仁居民的欢呼声和鞭炮声中进入县城,宣布铜仁解放。在三兵团第十军向铜仁推进的途中,一直在湘西活动的边胞游击支队负责人董啸嵋、滕久光、田家乐等与其取得联系,主动担任了该军三十师八十八团进军松桃的向导。11月12日,先头部队抵达长坪时,被其国民党乡公所人员发现,急电转告县长杨仲皋。杨惊慌失措,迅即带领保警中队、特务分队和政府人员窜逃梵净山。是日傍晚,八十八团解放军分两路在董啸嵋、滕久光、田家乐的带领下来到城外的水塘河。城内群众得知后,迅速赶到河边,拖来木船搭起浮桥,解放军高唱着《跟着毛泽东走》的歌,在群众的欢呼声、鞭炮声中进驻县城,宣告了松桃解放。铜仁、松桃解放的消息传出后,江口县城一片混乱,县长吴河清仓惶带领保警队和刚建立的自卫队300余人朝闵家场方向逃窜,不料在闵家场与解放军十军二十八师迂回进军江口的一部碰了个正着,黑夜里吴河清慌不择路,带着部分人员窜到了断头岩,跌下悬崖12人,11人丧命,吴河清死里逃生窜回了石阡。11月13日,十军二十八师的两路解放军进入江口县城,宣告江口解放。随之,二十八师向石阡进发,11月15日副师长卢彦山率队进入石阡县城,宣告石阡解放。十军三十师在解放松桃之后,于11月16日进驻印江县城,宣告印江解放。 是时,中共思南地区总支领导的思南游击支队,为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思南,策反国民党“江防大队”,并向国民党基层政权和地方武装展开政治攻势,迫使大部分乡镇“防剿”大队缴械投诚或离队返乡;其间刚部署在大、小岩关一带封锁乌江上下渡口的省保安八团闻讯松桃、石阡方向的解放军向这边开来,便不战自逃,逃至德江凌白丫隘口时,被先仲虞率领的黔东北游击支队伏击。11月17日,从石阡赶来的解放军二十八师和从印江赶来的三十师先后抵达乌江东岸,在思南游击支队的接应下顺利渡过乌江,由思南各界1000余人迎接进城,宣布思南解放。18日,在解放军未到达德江之前,黔东北游击队在沙溪围歼了逃亡于此的国民党德江县县长戴朗星的“流亡政府”,迫使县保警队起义。19日攻取德江县城,宣布德江解放。 正当人民解放军在境内长驱直入,各县相继解放之际,国民党沿河县县长谷念东勾结溃逃于该县的国民党军八十二师副师长杨通贤,凭借边缘山区的有利地势,组织其军政人员、地方土匪、特务分子等反动势力,成立民国县政府“反共保民委员会”,增设4个常备保警中队,继而建立“军政办事处”,下设甘溪、中界、官舟、捷克、洪渡5个指挥所,以阻止解放军的进军,作垂死挣扎。1949年11月下旬,杨通贤眼见形势不利,摇身一变,打起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川黔湘鄂边游击队”旗号,借此严密控制各种地方势力,加紧暗地防共反共活动。12月中旬,人民解放军酉阳军分区奉川东军区命令,由司令员伍国仲率领二野五兵团十七军补训师十三团进入沿河追歼杨通贤匪,执行解放沿河任务。其间,酉阳军分区党委便先指示中共秀山县委派遣傅卓寰赴沿河策动谷念东起义,谷权衡利弊,接受解放条件。是月29日,谷念东率领县保警队360余官兵投诚,伍国仲部胜利进驻沿河,宣布沿河和平解放。至此,夺取了铜仁专区全境解放。

三、开展接管建政

铜仁专区各地在相继解放过程中,随即建立了军管会或治安维持会,以稳定局势。其间,活跃在铜仁专区境内的黔东北游击支队、思南游击支队、黔东纵队等,于1949年11月21日在思南东华溪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军会合。当晚第十军政治部主任许梦侠主持召开军地联席会议,决定三支游击武装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北纵队”,拥有武装力量2800余人,下设3个支队,共11个大队。12月15日,黔东北纵队各支队即成建制地整编为凤冈、湄潭、思南、德江等地的县大队,边胞支队也改编为松桃县大队,在配合野战军打击国民党残余势力的同时,为维护各地社会治安,有效控制和稳定战后局势,顺利实施接管,建立各级人民政权奠定了基础。 根据中央部署,负责接管铜仁专区的西进支队第六大队,已于10月初在随五兵团西进途中组建起来。经五兵团党委决定,四十七师政治部主任李树荣任第六大队政委、中共铜仁地委(以下简称“地委”)书记,原江西浮梁专区专员王立然接李诚任大队长、铜仁地委副书记、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马宗凯任地委委员、军分区司令员。第六大队下辖5个中队。在随军到达湖南黔阳时,李树荣以地委名义主持召开了中队负责人会议,宣布玉屏、铜仁、岑巩、三穗等县的党、政负责人,研究部署了铜仁区的接管工作。11月9日,六大队五中队84人进驻玉屏,全面接管国民党县政府各机关;11月11日四中队接管三穗县、二中队接管岑巩县。是时拟接管铜仁县的西进支队第三大队六中队因铜仁没有解放军留守部队,未能及时进驻接管。11月29日,便由地委指派马宗凯率十七军补充团70余人进入铜仁县城,翌日正式接管旧政权机关。12月1日,宣布铜仁县人民政府成立。随之,玉屏县人民政府于12月5日宣布成立。12月24日,地委、行署机关由玉屏移驻铜仁城,对国民党铜仁督察区机关进行全面接管。是时,接贵州省委指示,三穗、岑巩、天柱(未接管)划归镇远地委领导,部分接管干部返回铜仁,并调第四大队的二、四中队充实铜仁专区干部队伍。 在铜仁、玉屏两县人民政府相继成立的同时,地委指示田白玉为江口县武装工作队队长,孙道勋等政委,率领17名军政干部于12月5日进驻江口县城,对江口国民县政府实施接管。次日正逢江口县城赶场,武工队通令政府旧职员向人民政府登记,各安职守。随之旧政府秘书刘光谦第一个到武工队报到,紧接着有30余名旧职员前来报到,均按原职听命视事。15日,国民党铜仁督察区保安副司令欧阳德率部围攻江口县城,次日武工队主动撤离。欧阳德占领江口县城后,以原国民党铜仁督察区专员、保安司令杨化育的名义任命江口籍原国民党退役军官黄继禹为县长,并兼任第六军前敌指挥部第二团团长。12月下旬,铜仁地委及军分区派民主人士杨干民、梅克实说服欧阳德起义投城,欧阳德迫于解放军的强大攻势同意投降。1950年2月3日,地委派孟庆瑗率军政工作团5人到达江口,次日欧阳部接受铜仁军分区命令宣布起义。是月12日成立临时治安委员会,维持社会稳定。3月1日,江口县人民政府宣布成立。 松桃县宣告解放后,当晚即建立临时工作委员会,维持社会现状。1950年1月5日,地委派遣魏焕斗率军政工作团88人进驻松桃,正式接管松桃旧政权,历时近两个月完成接管任务。3月1日,松桃县人民政府宣布成立。 思南县解放后,根据地委批示,于1949年12月1日由地下游击队黔东北纵队第二支队建立“思南县武装工作团”,下设剿匪指挥部及其民、财、建、教4科,全面接管旧政权,代行人民政府职权。1950年2月1日,宣布思南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 1950年1月7日,地委针对“西五县”的接管任务,召开各县领导干部会议,确定由思南、德江、印江、沿河、石阡军政工作团政委组成党的西区工作委员会,统一领导西五县的剿匪与接管工作。会后,石阡军政工作团以武大觉为团长,率44人于1月15日抵达石阡县,正式接管国民党石阡县政府,2月8日宣布县人民政府成立。沿河县军政工作团以田白玉为团长,于1月22日抵达沿河县城对国民党县政府实施全面接管,2月6日宣布沿河县人民政府成立。印江县军政工作团由张佃一、刘学礼带领,于 1月25日到达印江县城,对旧政权实施全面接管,2月1日宣布印江县人民政府成立。德江县军政工作团在戴洪彬的带领下,于1月31日进入德江县城实施全面接管,2月4日宣布德江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至此,基本完成境内的接管建政任务。 在各县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建立的基础上,铜仁专区于2月8日至14日召开了首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出席会议的代表包括中共铜仁地方组织、青年团、驻铜人民解放军、人民政府、民主人士、妇女、学生、商界、文教界、自由职业者、工人和农民等共542人。由此,完成了境内各级人民政权的建立,开创了铜仁地区民主建政的新时代 。

相关热词搜索:铜仁 战役

上一篇:中共思南地下党成立筹备会会议
下一篇:铜仁老地委办公楼

分享到: 收藏